2014缅甸行摄记实(2) 寺庙、塔林与和尚的故事 老倔视界

2014缅甸行摄记实(2) 寺庙、塔林与和尚的故事 老倔视界
#缅甸

接上集~补一张。茵莱湖浮岛,泡在水面的菜地。


如何防止泥土跑掉是件相当挠头的事情吗?

一个有百年历史的寺庙。缅甸的寺庙承载了很多该是政府部门的活:收留孤儿。孩子小的时候就当小和尚,长大后可以继续当和尚也可以还俗……;人离开这个红尘世界之后事,也是寺庙的职能……

百年寺庙旁就是这个隔成一个一个佛龛的廊。没有讲解,主观认为每个佛龛均是信众们供奉的佛。

供奉者来自日本,泰国,美国……?

佛龛旁装饰着各式各样的浮雕

缅甸的夏天估计太阳也是很厉害的,这是信众供奉给佛祖的纸伞。

乘无棚摩托木舟去往茵莱湖周边的瑞恩豋。一路景色完全原生态,还不如我们五十年中期佛山南海县乡村?根据我自己是个乡下仔的眼光。

虽然房子太简陋,但是还是有现代化的东西~看到了有太阳能板。

瑞恩豋村最大的看点就是佛塔群,进村后右手边有个小山坡,山上有个小塔群,路不太好走,但很有野趣。而往左边走一段路有一贩卖各种工艺品的长廊,长廊尽头出现古塔遗迹,新且漂亮。再往前走约二十多分钟爬上一山丘,一千多座佛塔尽收眼底。

他被摆到销售的摊位上。觉得他没正襟危坐有点意思。

簇新的佛塔,估计是他们不断维修或者新添的结果。

对一般游客而言,这个样子真赏心悦目;对一个考古学者而言,会不会扼腕疼惜。?

由一千多尊残破佛塔组成的建筑群,位于茵莱湖地区的茵生村(Inthein)附近。由于饱经风霜,有些已经东倒西歪了,有的则重建了。

这里最早一批佛塔,建于公元前273-232年左右蒲甘国王统治时期。


别看这些断壁残桓的佛塔,它们可是古董,还可以这么近地接触它们。感叹景色好不好看,有时候真要看以什么身份或者看心情?

如果有时间,可以不断找到各种浮雕。


这个一眼看上去自己就觉得带有浓重的印度教色彩。

数十多年前有一支属于掸族的武装部队-东粟武装部队所控制,这地方在缅甸属于不对外开放的灰色地区,东粟兵异常凶悍,是不允许陌生人出现在他们的这块圣地上,如果塔林有看到陌生的脸孔出现而又没有当地的熟人陪同,肯定会被抓去杀掉。所以以前很少有人敢去参拜这一块圣地,目前卡古塔林也已经开放,不过只能通过包车,并雇佣当地向导才能前往进入。(摘自网文)


我们也是雇有当地人向导的……


缅甸掸族相当于傣族?而果敢相当于云南汉族?

这里确实没有金光灿灿的佛塔,但它却沉淀着着厚重的历史。


但是缅甸人对这些古旧佛塔维修,却本着“修旧如新”的执着,这就与“修旧如旧”世遗组织的理念相悖,所以,他们的佛塔和寺庙好像都不是世遗项目。

从一个小山包回看进来时穿过的寺庙塔林,回去时还得穿过它。

缅甸曼德勒的马哈伽纳扬僧院(Mahar Gandar Yone Monastery)是缅甸最大的佛学院。与那些隐藏在深山老林的佛门修行场所不同的是,这里并不清净,甚至十分热闹。这里有1000多名僧侣,与僧侣同样多的,还有来自世界各地好奇的游客。


这俩小沙弥自己到厨房找吃的。

缅甸僧人安守“过午不食”的戒律,每天只吃两顿,早上四点钟一顿,中午十点多一顿。

今天第二顿饭,一千多名僧人同时出动,一起用餐,秩序井然,慢慢变成曼德勒一个重要的“旅游景点”。


尽管不让照相,根本没人遵守而且和尚们已经见惯不怪。

“如是我闻”:今天有一家族(捧着飯钵的大妈们)供奉五十万缅币于寺庙和尚们一顿饭~具体是不是这数额记忆模糊了(人民币与缅币比值大约590元比10万)

所以今天和尚们不用一早起来沿街化缘。

正在布施的女供奉者

……悉达多来到了(印度的)菩提伽耶,在一棵大菩提树下打坐静思,发誓如若不能大彻大悟,终身不起。他就这样苦思冥想了七七四十九天,终于在一个月圆之夜悟得了正道,成为佛祖释迦牟尼……


待续。


本游记著作权归gzlaojue 刘少锋所有,转载请联系作者!

评论游记
0/150字
相关产品
太阳风深度摄影网

微信公众号